服务热线:400-6923-588   |   欢迎来到峪科配资平台

新手指导 / 帮助中心 / 登录 / 注册

獐子岛劫后求生:高层换血索赔箭在弦上

时间:2019/7/12 7:29:00

獐子岛要回答的问题还有很多。

獐子岛(002069.SZ)立案调查结果万众瞩目。

一纸《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9】95号,以下简称《事先告知书》)指出公司共存在三大违法违规行为,揭开了此前困扰A股已久的“扇贝去哪儿”谜题,也引发了对獐子岛未来命运何去何从的极大关注。

獐子岛逃过强制退市一劫

虽然证监会对獐子岛予以顶格处罚,但幸运的是,《事先告知书》中认定的事实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按照证监会调查结果对净利润进行追溯调整后,獐子岛2016年为亏损,也就是说2014年至2017年出现连续4年亏损。但是根据《退市新规》的新老划断,连续4年亏损退市的计算时间是从2015年开始,獐子岛2018年实现了盈利,所以此次并不触及强制退市。可谓是“劫后余生”。

此番发出的是《事先告知书》,所涉公司及个人尚有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

如若申辩未能成功,《行政处罚决定书》正式下达,按照此次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的规定,獐子岛或将面临高管换血和遭遇索赔的局面,以及相关刑事责任。

獐子岛在7月10日晚的公告中表示,针对中国证监会出具的《事先告知书》, 公司及相关人员将根据海洋产业的行业属性,公司成本结转及核算的合理依据以及船舶航迹适用性等相关情况,对上述相关拟处罚措施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

据11日獐子岛的公开回应来看,维稳举措已火速展开。

对于准备申辩的情况及公司后续举措,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1日以电话短信方式多方联系了獐子岛,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不甘心束手领罚

7月10日晚,历时17个月后,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果出炉,直指獐子岛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涉嫌财务造假,并指出其涉嫌虚假记载和未及时信披。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听证规则》相关规定,在证监会作出正式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决定前,公司及相关人员享有陈述、申辩和听证的权利。

獐子岛显然没有放弃申辩的权利。从公司反应来看,已在积极谋划申辩。

7月10日晚的公告中,獐子岛表示,针对中国证监会出具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公司及相关人员将根据海洋产业的行业属性,公司成本结转及核算的合理依据以及船舶航迹适用性等相关情况,对上述相关拟处罚措施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

7月11日早上,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目前,已在准备申辩材料当中,将根据行业特性、公司成本结转的合理依据以及船舶航迹适用性等相关情况实事求是地进行陈述,申辩和听证,争取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事先告知书》到正式处罚,快的话可能只需要几周,慢的话几年的都有,还没有一个法定的固定时间。申辩成功的案例有,但是比例非常小。” 7月11日,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紧急维稳

谋划申辩之外,维稳应对工作也已火速启动。

当天中午,长海县、獐子岛镇已成立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报了解,在7月10日晚间披露收到中国证监会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告后,獐子岛第一时间向银行间协会和债权人委员会通报了相关情况并与各银行进行有效沟通,大连证监局、长海县獐子岛镇政府大股东参加了沟通会议。

獐子岛第一时间向公司经营的客户、合作伙伴、内部员工及时通报了相关情况。长海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长海县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统筹研究决定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工作方面的重大事项。同时,按照县委县政府工作部署,獐子岛镇也成立了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并启动相关预案。

高层换血

一旦证监会处罚决定坐实,獐子岛马上要面临的,将是多名高层换血,以及可能的相关刑事责任追究。

证监会于7月9日在《事先告知书》中表示,决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梁峻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勾荣、孙福君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自证监会宣布决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吴厚刚、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獐子岛现任董事长及董事、常务副总裁、首席财务官、董事会秘书。也就是说,一旦证监会宣布处罚决定,獐子岛至少有四名高管需要更换。

面临索赔

等待着獐子岛的还有相关民事刑事责任的追究。

獐子岛或将面临大规模的投资者索赔。一般来说,从被证监会立案开始,相关的投资者索赔登记工作就已开启。“我们这边2018年1月份就开始收了一些案子了。”许峰告诉记者。

许峰表示,证监会是否会将案件移送到公安追究刑事责任,也是后续的关注点。

“信息披露制度是证券市场健康稳定安全发展的基础,近期上市公司财务造假事件频发,对于这样的处罚决定,根据国内的证券法,罚款60万和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已然是顶格处理,违法成本远低于守法成本,也许就能理解目前造假横行的现象了。按照中国刑法,违规披露、不披露重大信息罪最高也就是三年有期徒刑。相比于美国市场,不管是刑事处罚还是行政处罚,严厉程度是中国无法比拟的,还有强大完善的集体诉讼进行高效追责,辅助完善的社会信用和投行、中介机构专业及声誉约束机制,所以推行注册制,减少审批有助于回归市场。当前中国对于科创板推行注册制,金融行业寄予了极大的厚望,希冀能倒逼A股的审批制,但我认为注册制能否真的能有效推行下去,核心取决于信息披露制度的完善和真正的监管到位,否则,科创板也许会成为造假的‘天堂’,最终受损的还是广大股民。”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娄秋琴表示。